大庆市杜尔伯特县:“全域旅游”扮靓民族风采

热钱不在成本上涨 "影视寒冬"下制作公司如何生存
2019-01-16 07:22 新浪娱乐
永利国际娱乐网站大全 方晓骏解释。

电视台付款慢,视频网站不再比赛烧钱,“限薪令”限住了明星但税改后幕后人员的成本将增加……“影视寒冬”下制作公司如何生存?

关注公众号“新浪医美”,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关注公众号“新浪医美”,查看更多精彩原创内容!

  “制作公司很难啊,得承担特别多的问题,包括付款的问题、片酬的问题、不良艺人的问题,真的制作公司挺不容易的”,2018年末,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向我们感慨。

  传说中的“影视寒冬”,让制片公司面临的这些问题更加严峻了起来——

  电视台付款慢、甚至付不起款的问题已经存在了多年,在资本寒潮下情况更加严重;视频网站不再像前几年那样为了抢好内容而比赛烧钱,也拒绝做电视台的接盘侠,开始和制作公司谈价钱;“限薪令”限住了大牌明星,但税务改革后,幕后人员的成本将会增加……

  在寒冬中,电视剧行业的头部制作公司生存得如何?记者对话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欢瑞世纪总裁钟君艳、耀客传媒副总裁孙昊,三问“影视寒冬”。

  Q1:影视寒冬,你感受到了吗?

  记者:作为行业头部公司,如何看待所谓“影视寒冬”?

  侯鸿亮:我觉得这不是我们单纯一个公司的业务,而是民众对我们这个行业的信心,还有就是我们行业从业者对自己这个行业的信心,这是最重要的。并不是说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好,这个行业出问题了,我们还很好,不会的,它一定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所以我们是希望这个行业能朝着一个良性的方向去发展。

  孙昊:我觉得所谓的寒冬是相对的概念,之前发展得很快,就有泡沫和虚高,现在是回归正常和理性,是一个调整的过程。另一方面行业虽然在前几年发展特别快,但肯定和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周期相吻合。

  记者:前几年行业发展很快,作为从业者有怎样的体会?

  侯鸿亮:这四五年时间可能是行业变化最快的,所有的事情好像过两年就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样子。特别是资本也会让你觉得你今天公司发展好了可以去上市啊,可以去并购啊,可以去做全产业链。我相信,我们团队的人也都会被影响,但是我觉得这个团队最可贵的地方,大家在去讨论的时候,都会回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上。所以我们隔绝了很多,我们也放弃了很多。现在看,当时放弃的时候也会觉得我们还有一种选择是不是让每个人更富裕一些,但现在觉得这个放弃都挺好的,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记者:如今电视剧融资是否困难?哪些电视剧项目受寒冬影响大?被叫停的项目多吗?

  钟君艳:融资困难确实存在,热钱不在了,以前有一个项目大家就疯狂,资金就会进入,现在大家基本会保证安全,资金就进入得比较少了。现在真的是有不少叫停的项目,有很多想找我们合作的、成色都不错的项目,但还是暂时停下来了,要重新组盘。差不多从10月开始这种情况比较多,我了解到的大概每个月有一两个项目叫停。

  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是一些中等体量的项目,一些中小型公司联合起来操盘、或者是团队组盘的项目,投资规模可能在1个亿到2个亿之间。我们公司因为之前的整体规划好一点,所以受影响不是太大。

  记者:有没有发现身边一些影视公司在这次的寒冬中倒闭歇业?

  侯鸿亮:中国有好几万家公司,各种各样的问题都会存在,随着市场的变化,会留下好的公司,淘汰掉抗风险能力差的公司,优胜劣汰慢慢形成一个相对良性的市场,这才是从监管方到我们行业内部大家共同的希望。我相信未来整体还是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孙昊:我们经常合作的公司都是有一定生产能力,倒闭的个案听说的不多。现在肯定有一些优胜劣汰、产业集中度的趋势。

  记者:平台是不是也在压低购剧价格?

  候鸿亮:优爱腾三家最早把价格提升了以后,就把其它的竞争方给去除掉,后来发展自己的自制,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每年赔三四到五十个亿,没有哪家公司可以赔得起。就今天这个样子,其实两年之前都已经能想象得到。新媒体平台进入到这个行业,要经过一个学习的过程,我后来给他们开玩笑,我说你们每年交了太多的学费。大家前两年对质量没有要求,就是他能抢到,他觉得就是胜利了。但现在,交了这么多学费以后,他们自己选片购片的水准越来越高,他们有自己对项目的整个一套体系。所以,他们自己知道什么样的戏我需要花高价格,什么样的戏干脆我就不买。大家都在进步,都在成长。

  平台最高的时候收购价格是古装800万一集,现代戏600万一集,但我听说好像现在很少人能拿到这个价格,基本都是根据这个戏的质量,甚至有一些戏就不要了。以前很多戏可能在电视台播出不了,然后视频网站就接盘了,现在是不见得要了。

  记者:有没有出现之前和平台谈好价格,因为影视寒冬而被砍价的情况?

  侯鸿亮:也有降价的。现在正在谈的价格可能就达不到制片方的期待,因为之前的太高。那么有一些可能没有走合同的,就一直逼着制片方降价,制片方一直想涨价,平台就拼命降,所以就形成了一个角力。

  记者:电视台拖欠款的现象一直都存在,受影视寒冬影响,是不是更严重了?

  钟君艳:影视上市公司的年报里面,都是应收款数额比较大,这是行业里面的一个惯性现象,大家也在积极去想解决的办法。我觉得这个情况更明显了,但不是因为影视寒冬,而是因为大环境,广告商给电视台投入少了,可能款结得没有那么快了,还是三角债的问题。视频网站比较好,但是整体排播也是受大环境的影响,会有不确定性,导致回款有一些问题。我们公司比较稳妥,现金流还行,还是会谨慎。

  Q2 资本退潮,对未来的作品有怎样的影响?

  记者:在影视寒冬之下,如今开新项目,整体预算会比前两年降低吗?

  侯鸿亮:现在是很高,其实从业者并没有感受到这个寒冬,但是平台都已经把价格限制住了。再加上税的问题,没有工作室我们就个人所得完全交上的话,可能整个的人员成本会提升差不多20%到30%。(接下来开新戏是否会受此影响去降成本?)会,这必然是这样,你不能从投资拍摄那天就知道自己赔了吧。我觉得做公司还是有一个核心:还是希望它盈利的。

  钟君艳:在制作这一块,以前可能拍摄需要抢摄影棚,现在他们都会主动降价。现在摄影棚、服装美术、七七八八降下来,总体成本大概会降10%。

  平台购剧的量和预算有减少,整体希望控制成本,我觉得之前是价格虚高,现在是趋向合理。之前可能网络平台购剧单集上千万,电视台也是不止五六百万,现在更多是根据拍摄成本来核定价格,所以对制作公司来说控制成本很重要。当然真正好的古装剧还是可以卖到一个很可观的价格。

  孙昊:成本并不是简单的下降,而是整个行业在做调整,让成本结构更合理化,现在更看重结构比例。之前我们把体量、投资作为衡量作品很重要的方面,我觉得未来不会以单纯的经济规模作为衡量的指标,可能更多看重内容、精品化的程度,对于市场和社会需求的贴合度。评判的标准会发生变化,更多是回归内容。

记者:未来大投资、大阵容、大体量项目会变少吗?记者:未来大投资、大阵容、大体量项目会变少吗?

  侯鸿亮:我觉得这个让市场来调节,也会对一些质量不好的戏提出来注水问题啊,好像观众不买单。那么近期好像有很多短剧,10集、12集的这种短剧。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大家总是在试错,在寻找一条适合于中国影视走的一条道路,不管是制作方还是平台。因为你拿国外的很多经验来到中国,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们不断地试错,不断地寻找适合于我们自己的方向。

  记者:你们在剧集内容和类型上有怎样的计划?

  钟君艳:现在是一个细分的时代。做国民剧是最难的,做细分还是比较简单的,我们原来做的是细分市场,从2017年开始慢慢往国民剧去学习,未来不排除会有国民剧,当然我们不放弃在细分领域的优势,主要也是响应国家号召,做一些尝试。

  我们还有一部已经杀青的12集的电视剧,用电影班底打造,单集纯制作成本就要1000多万,希望可以兼顾国内市场,同时用美剧的叙事概念,打开国际市场。

  还会尝试软科幻类型,科幻一定是未来,是新一代观众的需要,硬科幻很难突围,从技术水准到单集投入来说都支撑不了对硬科幻的推进,所以选择了软科幻。

  未来我们还是按照现在的方向,尝试做一个类平台化的、服务于影视业的、比较全面的公司。我们的IP可能会开放给其他公司一起做,去匹配一些专业上的顶级人才,也可以说是分散风险,我们也接受别人委托我们开发IP。

  孙昊:主打几个方面,一是社会话题性的现实题材,第二是军旅和动作相结合的尝试,第三是软科幻类的创新项目。大的方向肯定是文艺作品的人民性,具体一点,就是符合大多数人的情感共鸣。比如我们的《人民的财产》,讲述国企改革的故事,是纪念建国70周年的重点项目,刚刚获得了广电总局电视剧专项资金扶持的剧本扶持。还有吴秀波主演的《无名侦探》,通过主人公的人生,反应社会的切面。还有很多现实题材的作品也在陆陆续续准备。

  记者:想要走出影视寒冬,有什么具体的方式?

  侯鸿亮:其实就是给大家一个信心。一方面我们的作品可能让我们的观众也越来越少了,然后从业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做才能够博得观众的喜欢。其实我觉得可能需要大家慢下来,需要多一点思考,然后把内容生产得更好。

  同时,也是希望通过这次的整顿,能够给更多有利行业发展的政策。原来这个行业太小,现在有税务来关注了,究竟这个行业未来怎么去走,通过这个事情估计会有一套的规章制度或者法规政策出来。之前都是一个粗放式的发展,出现问题以后可能相关的法规政策就跟上了,所以我觉得大家拿一个正常的心态来看这个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直播LIVE

明星视频

  • 情感

  • 八卦

  • 医美